筆趣閣小說網 > 帝少寵妻有點甜 > 第3218章 你不是喜歡懲罰人嗎?

第3218章 你不是喜歡懲罰人嗎?

作者:甜甜西米露 返回目錄 加入書簽 投票推薦

推薦閱讀:女帝直播攻略、美女總裁愛上小保安:絕世高手、極品小農場、帝少心頭寵:國民校草是女生、奧特曼戰記、萬古帝尊、極品小神醫、修真聊天群、小農民修真、神級透視

一秒記住【筆趣閣小說網 www.pakljd.live】,精彩小說無彈窗免費閱讀!

    如果說夏芬和王老板都還算是自作自受的話,那么杜威就完全是無辜的,壓根兒就沒有摻和進他們的事情當中來,卻要接受這無妄之災!

    兩個人僵持起來,客廳里的鐘聲咔嚓地響起,這聲音平時很輕,這會兒卻重如腳步聲,踏在夏九的心上,她猛然響起,陳七已經出去了好一會兒了。

    杜威住哪里她不清楚,但是陳七要抓到杜威,卻花不了太多的時間。

    想到這里,她從沙發上彈坐而起,目光沁沁地盯著沈慕寒:“你真的要帶杜威回來嗎?”

    沈慕寒抬起目光看著她,那眼神里,清清楚楚地寫著“你看我像是開玩笑的樣子嗎”?

    “你打算對他做什么?”夏九一字一句問道。

    “你現在這個樣子,總得有個人來負責。既然你負不起責,那就找個能夠負責的來!鄙蚰胶f這些話的時候,沒有任何表情。

    他總是怎么知道,讓她聽話。

    可是,夏九真的已經受夠了聽他的話了,有時候,他的一點溫暖,會讓人錯誤地以為,他是一個正常人。

    可是這種時候,她才知道,她永遠都不該對他抱著什么希望,不該覺得在這段關系當中,她可以奢求他的理解和溫暖。

    “你要怎么樣,才肯放過杜威?!”

    “難道我說過的話,你已經忘記了嗎?晚了!夏九,不要試圖挑戰我的耐性!現在,就是你承擔不起的后果!”

    “如果我死了,懲罰別人,是不是就毫無意義了?”夏九的眸子盯著他,毫不畏懼地對準了他暗沉的此刻卻快要爆發的眼眸。

    夏九不再遲疑,赤腳踩在地毯上,抓緊了掌心,朝著后院跑去。

    沈慕寒深冷的眉間微皺,站起身來:“夏九!”

    夏九穿過偌大的客廳,繞過長長的走道,朝著后院的狼舍跑去。

    “夏九!”沈慕寒的眉色越發的皺得嚴肅深沉,夏九就像完全聽不到他的聲音一樣,赤著腳,雪白的腳掌踏在冰涼的路面上,完全忽視了疼痛和冷意。

    沈慕寒邁開修長的雙腿,卻沒有追上她,他似乎意識到她想要做什么,加快了腳步,夏九的身影已經到了狼舍的四周。

    狼舍這邊,一股冷如寒冬的氣息,感覺到有人的腳步聲出現,里面的狼群警覺起來,無數只狼的聲音夾雜在一起,行成了難以描摹的躁動,聽在耳朵里,令人難以忍受。

    夏九伸手抓住了狼舍的欄桿,死死地咬著唇,狼群已經朝著她伸出了爪子,透過欄桿,對著她躍躍欲試。

    只是,大概是忌憚她身上有著沈慕寒的氣息,這些狼群,也只是保持著攻擊的姿勢,并沒有真正的對她下手。

    “夏九!”身后,傳來沈慕寒的厲聲呵斥。

    他的眼眸里翻涌著巨浪,看出了她打算做什么。

    就因為一個杜威,所以她竟然要不惜自己進去,以身飼狼嗎?

    沈慕寒伸手朝著她抓去,與此同時,夏九已經狠狠地抓開了欄桿,身體一個不穩,滾入了狼舍當中。

    那些蠢蠢欲動的狼群,本就是用新鮮的血肉喂養,極富攻擊性,對于任何闖入的生物,都帶著極大的敵意。

    剛才,他們還有些忌憚夏九身上的氣味,但是此刻她落入了狼舍之中,那些氣味已經被狼舍本身的氣味掩蓋了不少,狼群一擁而上,對著她伸出了利爪和利齒。

    然而,那些狼群快,沈慕寒的動作,卻比他們更快一步,擋在了夏九的身上。

    那些伸出去的利爪和利齒,在感受到沈慕寒本人的氣息的時候,像是被施了什么魔法一般的,紛紛地收了回去,原本齜牙咧嘴,已經被激發起野性的餓狼,夾住了尾巴,發出嗷嗷的低聲嗚咽,朝著角落里竄去,將頭埋在前腿之間,紛紛變身成為了家里的寵物狗。

    有一只狼收勢不及,爪子在夏九的腿上劃了下去,隨著一道殷紅的血液冒出來,沈慕寒反手捏住了它的脖子,咔嚓一聲,頸骨斷裂的聲音,在黑暗之中響起。

    那頭狼來不及掙扎和叫喊,身體癱軟在地上。

    其他的狼群更是一動不動,對于眼前這個魔王,只有發自生物本能的臣服。

    沈慕寒垂眸,眼里一片血紅,“你在干什么?”

    “你不是很喜歡懲罰人嗎?用不著懲罰不相關的人,不是需要有人來為你的情緒負責嗎?我來負責就是了!毕木乓活^凌亂的栗色長發,此刻散在臉上,燈光乍起,襯托得她的臉色尤其的蒼白,“何必找不相干的人,那些人憑什么要來為我的錯誤承擔什么?”

    見到狼群退散,她雙手撐起他的胸膛,“沈慕寒,你讓開!要懲罰就懲罰我好了!遷怒別人,算什么本事?不就是惹你不高興了嗎?現在這樣,你是不是樂見其成了?”

    她眼看著那些狼群都退散開去,眼眸里蕩起一片清絕:“喂,你們這些餓狼,不是想咬人嗎?這里!這里!”

    她舉起細白的胳膊,朝著最近的那頭狼伸過去。

    那頭狼卻嚇得不斷地后退,夾著尾巴,發出嗷嗚的聲音。

    狼是這個世界上最無所畏懼的東西,但是在沈慕寒面前,卻也不敢掉以輕心,因為他們的狼性,在沈慕寒這里,已經全部都被馴化了,在別人面前的兇猛,在他面前,全部都不再存在。

    夏九推開沈慕寒,朝著狼群喊道:“為什么不過來咬我?為什么?”

    她腿上觸目驚心的傷口,發出新鮮的血腥味,餓狼們眼睛冒著綠油油的光,可是鼻尖上傳來沈慕寒的味道,他們也只敢后退,不敢前進。

    沈慕寒的視線,凝聚在夏九的身上,他聲音冷冷:“你在鬧什么?”

    “我在鬧什么?”夏九出離憤怒了,“從一開始在鬧的人就不是我!不就是少吃了一口飯嗎?我難道連少吃口飯的權利都沒有了嗎?好好的是你牽扯到別的人,不是我在鬧什么!沈慕寒,要看著無辜的人因為我而受傷受苦,我寧愿自己先一步死了算了!反正沒有自由的生活,也就跟死了差不多了!”
小提示:按【回車鍵】返回目錄,按(鍵盤左鍵←)返回上一章 按(鍵盤右鍵→)進入下一章。
年公开一码中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