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小說網 > 王爺太難混 > 第914章 連城熠的狡兔三窟 第二人格徹底覺醒的簡靈 倒霉催的尊逸王

第914章 連城熠的狡兔三窟 第二人格徹底覺醒的簡靈 倒霉催的尊逸王

推薦閱讀:女帝直播攻略、美女總裁愛上小保安:絕世高手、極品小農場、帝少心頭寵:國民校草是女生、奧特曼戰記、萬古帝尊、極品小神醫、修真聊天群、小農民修真、國民男神是女生:惡魔,住隔壁

一秒記住【筆趣閣小說網 www.pakljd.live】,精彩小說無彈窗免費閱讀!

    “你究竟是從什么時候開始懷疑我的?”,安嘉孺目光銳利如刀地打量著連城熠,顯然依舊對此事耿耿于懷,跟安嘉孺的過分在意有所不同的是,連城熠從始至終都是一副不以為然的淡漠樣,他并沒有正面回答安嘉孺的問題,只是伸手指了指腳下那清澈見底的溪水,而后一語雙關道,“你的秘密,我無意窺探,也無從干涉,跟你言明此事,只是想表明我的態度罷了,眼下我只關心如何穩住簡靈,至于其他瑣事,均不在我的考量范圍,安嘉孺,其實你大可不必將我當做假想敵……你看這溪水,前一秒的跟后一秒的不是早已不同了嗎?”

    連城熠這番話依舊不足以打消安嘉孺的顧慮,但安嘉孺也知道眼下的頭等大事還是要想方設法穩住簡靈那即將徹底失控的第二人格,思及于此,安嘉孺也就不再繼續打破砂鍋問到底,只是語調幽幽道,“你如今將簡靈安置在何處?能否帶我去看看她?而且,接下來你又打算如何應對殷簌離,秦樂顏,甘雪蔚幾人?我想今日的事情,他們不會就這么一筆勾銷的!

    冥煞之主還是想再見見簡靈,畢竟有些情況若是單憑他人之口,安嘉孺還是有些不敢相信,為了摸清楚簡靈的實際狀況,安嘉孺還是希望連城熠能夠‘行個方便’。

    而且先前安嘉孺跟秦樂顏,甘雪蔚分道揚鑣之際,那兩人顯然還在打各自的小算盤,所以安嘉孺知道連城熠絕不可能輕輕松松地帶著簡靈‘遠離麻煩’,因為在某種程度上來說,簡靈本身就是最不可控的麻煩,而且還是麻煩中的麻煩。

    安嘉孺這話一出,連城熠黑眸精光乍現,他眉心幾不可察地擰了擰,半晌沉默過后,連城熠如此跟安嘉孺說道,“暗處不是還有蘇君琰跟沐辰溪,無塵幾人嗎?我又何必瞎操心,他們總不可能完全置身事外,而且事情關乎到簡靈安危,更牽扯到璇璣未來國運,我想國師,丞相跟尊逸王都不會視而不見吧?”

    連城熠話音剛落,安嘉孺臉色就變幻如調色盤,他倒是沒想到連城熠會主動提及沐辰溪幾人,畢竟一直以來,連城熠跟他們的關系都格外緊張,按理說,連城熠是不太可能借三人之手對付殷簌離,甘雪蔚還有秦樂顏的,可眼下局勢的發展卻完全超乎安嘉孺的想象,安嘉孺也有些百思不得其解,完全不知道連城熠葫蘆里究竟賣的是什么藥……

    “特殊時刻,只能采用特殊手段!,連城熠不是沒有察覺到來自安嘉孺的打量,他扭頭,迎著安嘉孺的視線,而后微微勾了勾薄唇,再度四兩撥千斤道。

    撂下這話,連城熠就徑直越過安嘉孺,快步朝著正西方向走去,見狀,安嘉孺趕忙抬步跟上,安嘉孺眉頭深鎖,一邊走,一邊追問起連城熠來,“你現在要去哪里?”

    聞言,連城熠頭也不回道,“你不是想去見簡靈嗎?我現在就帶你過去!

    一聽連城熠這話,安嘉孺黑眸一亮,畢竟起初冥煞之主還有些擔心,連城熠會不會隨便找個借口拒絕他,好在連城熠并沒有那么做,這倒是讓安嘉孺那提在嗓子眼的心又平穩地落進了肚子里,安嘉孺跟著連城熠,很快就上了連城熠的勞斯萊斯,之前連城熠就是開著這輛車在半道上逼停秦樂顏,甘雪蔚幾人,再利用冥王令牌,從對方手中搶回了簡靈。

    雖說時間才過去不到兩小時,但不知何故,卻讓安嘉孺產生了一種恍如隔世的感覺,連城熠發動引擎,一腳油門朝著既定目的地趕去,通過后視鏡,見安嘉孺神色有些詭異,他眉心輕輕皺了皺,而后出言詢問起后座的安嘉孺來,“你……沒事吧?”

    連城熠的出聲打斷了安嘉孺的出神,安嘉孺當即就醒過神來,只是輕輕搖了搖頭,而后就靠著椅背,閉目養神,冥煞之主根本就沒有追問連城熠,此刻他到底打算帶著自己前往何處,反正安嘉孺知道自己已經跟連城熠捆綁在一塊兒了,不管他接不接受,這都已經成為了一個既定事實,至少短期內是沒辦法更改的,有了這樣的覺悟,安嘉孺也懶得再浪費時間一一詢問了,連城熠只是淡淡地瞥了一眼安嘉孺,而后就專心致志地開車,一路上,兩人誰都沒有刻意攀談,約莫過了四十五分鐘,車速開始變慢,安嘉孺當即就睜開雙眸,這才發現原來連城熠載著他,又回到了紫荊花園,不過這里并不是前門,而是較少有人近處的側后門,平日里基本上只有內勤人員才會走此門,而眼下已經是下午三點,經過此門的人更少。

    安嘉孺黑眸閃過了一抹銳利的寒芒,轉瞬即逝,雖說心里還充斥著N多待解的問題,但安嘉孺并沒有特意請教連城熠,只是坐著車,順利地進入了紫荊花園,原本安嘉孺以為連城熠是要前往A棟別墅,畢竟簡靈原本的家就在A棟,但連城熠壓根就沒有前往A棟,而是將車繞到了C棟,直到連城熠將車子停好,而后解開安全帶,從車內下去,安嘉孺還有些沒琢磨明白,不過,安嘉孺也沒有繼續磨蹭,他也趕緊推開車門,快步走到連城熠身邊,微微挑眉道,“你怎么來了C棟?簡靈家不是在A棟嗎?”

    安嘉孺這話一出,連城熠表情略顯高深莫測地笑了笑,而后語出驚人道,“A棟目標太大,將簡靈放在那里不安全,所以我五年前就買了C棟的別墅,當然為了保險起見,并不是以我的名義購買的,所以外界鮮少有人知道我跟簡靈住在同小區,而且我也不怎么會在此地露面,這次也是因為簡靈,才重新啟用這個別墅,走吧,她就在里面!

    連城熠說完,就大長腿一邁,快步朝著自家所在的方向走去,安嘉孺萬萬沒想到,從五年前開始,連城熠就已經開始暗中部署一切了,哪怕那個時候,簡靈的第二人格還沒有呈現出來,可連城熠卻能夠提前預見端倪,可想而知,這個家伙城府究竟有多深,心機又有多深沉。一想到這里,安嘉孺也越發心緒不寧,連帶著落在連城熠身上的視線也顯得越發詭異,安嘉孺狠狠地捏緊了拳頭,他知道連城熠勢必會成為他的一大勁敵。

    “你還愣著干什么?”,見冥煞之主遲遲不跟上,連城熠眉頭也狠狠一皺,當即就轉身,沖著神色隱晦莫名的安嘉孺喊了一嗓子,安嘉孺當即就醒過神來,而后快步跟上了前面的連城熠,兩人一前一后地進入了連城熠以他人名義購買的別墅內。

    一開始,兩人都沒有察覺到任何詭異之處,但很快,連城熠就臉色一變,快步朝著二樓主臥跑去,速度快得驚人,見狀,冥煞之主安嘉孺心頭一凜,一抹不祥的預感瞬時彌漫心間,第六感告訴安嘉孺,也許事情又出現了變數,思及于此,安嘉孺也趕忙快步跟上前面的連城熠,等安嘉孺趕到的時候,看到主臥房間地板上有一條長長的拖拽痕跡,而且地板上的血跡也還沒來得及清理,雖然不多,但已經足夠讓連城熠跟安嘉孺還原當時的場景了。

    恐怕在他們回來之前,已經有人‘捷足先登’了,可究竟是誰襲擊了誰,再動作粗暴地拖走了誰,這會兒,連城熠跟安嘉孺也有些疑惑不解,房間里的血腥味并不是很濃郁,所以也不會引起外界的警覺,但從現場遺留的痕跡來看,想必‘戰斗’發生得十分突然,結束得也相當快,沒有任何拖泥帶水,估計‘受害者’連掙扎的時間都沒有,一切就戛然而止了。

    可讓連城熠跟安嘉孺很是不解的是,案發現場似乎只局限于二樓的主臥,因為方才他們經過的地方并沒有遺留任何證據,更不曾讓他們發現任何端倪,能夠直指眼前的場景,更別提讓他們聯想到二樓已經出事了。好半晌,連城熠跟安嘉孺誰都沒有開口,只是神色各異地打量著主臥,顯然還在搜集相關證據,片刻之后,還是連城熠主動打破了沉默,連城熠轉過身,表情很是陰沉地看著臉色同樣幾分凝重的安嘉孺,而后語調清冷道,“看來我還是麻痹大意了,以為施了障眼法就能夠隱藏簡靈的蹤跡,沒想到還是會發現了,眼下還不知道那個被簡靈襲擊的倒霉鬼到底是誰,但我們只有五個時辰,如果在此之前不能成功鎖定兩人的位置,恐怕事情會變得更加糟糕,更甚者,還會影響到現代位面的穩定……”

    連城熠說這話的時候,臉色難看得跟什么似的,垂落在身側的雙手更是寸寸收緊,顯然也被這個突發情況打了一個措手不及,鑒于連城熠說話的語氣太過于篤定,安嘉孺心中的疑惑越發明顯,他狠狠地皺了皺眉頭,而后目光滿是狐疑道,“你如何判斷被襲擊的人不是簡靈,而是旁人,而且除了你之外,還能有誰知道簡靈在這里?連城熠,你該不會賊喊捉賊吧?”

    安嘉孺這話擺明了就是不相信連城熠,而且在說到賊喊捉賊四字的時候,安嘉孺黑眸閃爍著不信任的暗芒,目光陰測測地瞪著連城熠,還在等連城熠做出解釋。

    安嘉孺話音剛落,連城熠當即就哈哈大笑起來,仿佛聽到了什么天大的笑話似的,很快,連城熠就如此跟安嘉孺說道,“如果是我自導自演,我根本就不需要挑你來當‘目擊者’,直接找北辰梵音不是更好,何必多此一舉地繞開北辰家族,再來找你?”

    連城熠當著安嘉孺的面突然提到了北辰家主北辰梵音,一聽連城熠這話,安嘉孺眉頭也狠狠地皺起,好半晌都沒有正面回應,畢竟連城熠的確不用采用如此蜿蜒曲折的方式來導這樣的‘好戲’,而且眼下還是有好幾個疑點自相矛盾,這么一想,安嘉孺就輕啟薄唇道,“你可有懷疑的目標?我們現在該去哪里找簡靈?如果是她攻擊地旁人,那是不是意味著她的第二人格已經徹底覺醒了,那么鬼泣的反噬是不是也被葬天劍抵消了呢?”

    安嘉孺腦海里閃現出一幀又一幀的畫面,臉色當即就變幻如調色盤一般,畢竟結合當前主臥的凌亂跟那還沒來得及清理的血跡,安嘉孺都能夠想象得到,簡靈到底干了哪些喪心病狂的事情,而且若是反噬已經徹底被抵消,那么眼下的簡靈豈不是神#擋@殺@神@,佛@擋@殺@佛@,一想到這里,安嘉孺整個人都不好了,他臉色蒼白地看著眉頭越發深鎖的連城熠,很顯然,連城熠的想法也跟安嘉孺不謀而合,反正眼下的情況很不樂觀,簡靈就如同一個‘野蠻生長’且殺傷力強大的兇獸似的,沒有了‘牢籠’的限制,接下來誰又能抵擋得住簡靈呢?

    連城熠跟安嘉孺心情越發沉重,大家都知道這樣的情況若是再持續下去,恐怕屆時波及的就不單單只是津南市呢?就在兩人心有惴惴的時候,連城熠的手機鈴聲有些突兀地響了起來,鈴聲的出現都小小地嚇了兩人一跳,不過,很快,連城熠就醒過神來,趕忙掏出手機,定睛一看,來電顯示赫然可見尊逸王三字……

    這個時候,突然接到蘇君琰的電話,連城熠也有些百思不得其解,不過,連城熠也沒有耽擱時間,立刻劃過了接聽鍵,而安嘉孺則是目光幽幽地盯著連城熠,顯然也很關注此事進展。

    “蘇君琰,你找我?”,連城熠語調平平道,并沒有因簡靈的事情而流露出任何端倪來。

    當安嘉孺得知電話是蘇君琰打來的,他也心思微動,很快,安嘉孺就看到原本神色如常的連城熠臉色一變再變,連帶著語調都跟著拔高了好幾度,“簡靈,你可別瘋,你別真弄死蘇君琰,你冷靜點,你告訴我,你現在在哪里,我立刻去見你!
小提示:按【回車鍵】返回目錄,按(鍵盤左鍵←)返回上一章 按(鍵盤右鍵→)進入下一章。
年公开一码中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