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小說網 > 龍騎士的快樂 > 第0043章 也得懷

第0043章 也得懷

推薦閱讀:圣墟、大主宰、龍王傳說、斗羅大陸3龍王傳說、元龍、修羅天帝、元尊、不朽凡人、無敵血脈、通天仙路

一秒記住【筆趣閣小說網 www.pakljd.live】,精彩小說無彈窗免費閱讀!

    沒有聚光燈,這是舞會最大的遺憾,沒法蹦迪。

    站在舞池中央,接受男男女女的注目,這對奧爾丁頓來說,稍稍有點兒別扭,要知道上輩子他從未有過這么大的存在感。

    “我的外甥!”

    “我的侄子!”

    ?颂嘏c奧特姆一左一右,摟著站C位的奧爾丁頓。

    三個人差不多高,都是一米八多些,?颂嘏c奧爾丁頓各有各的帥氣,奧特姆稍丑一點,但也可以用粗獷形容。

    客廳邊角的沙方上,奧雷諾男爵與一位中年貴族,邊喝邊聊。

    另一塊貴婦人的小圈子,幾名年老婦女,簇擁著卡莉老夫人,年輕婦女則簇擁著海倫娜夫人。

    “奧爾丁頓,他有著吟游詩人的一切氣質,這首經典詩作《面朝大海,春暖花開》,就是他第一次創作詩歌的作品。也就是說,當他開始學習寫詩時,他的才華與天賦就已經無法再掩藏下去!

    ?颂卣Z氣激動的為自己的外甥揚名。

    “是的,從他很小時我就知道他才華不凡,但當他拿出這首經典詩作時,依然嚇我一跳!”奧特姆從旁助攻。

    這是貴族交際的一貫手段,有人負責才華橫溢,有人負責逢場作戲,有人負責四處吹捧,名與利始終是人性最大的貪欲。替奧爾丁頓揚名,帶來的直接利益似乎并不多,但間接好處多多。

    抬高家族名望,擴大交際范圍,還有個人的虛榮心。

    上流社會總是熱衷于此。

    “這是一首能引出自然祝福的經典詩作,世界上那么多吟游詩人,可能絕大多數一生難覓一首,更何況在十六歲年紀就能創作出來……”

    舅舅與叔叔,還在不停的吹噓著。

    奧爾丁頓覺得自己都快要臉紅了,但又感覺飄飄然,好似騰云駕霧一般。若不是他存著幾分理智,都快以為自己真的如此有才華。那些參加舞會的貴族名媛們,看著他的眼神仿佛能噴火,讓他不敢與之對視。

    生怕一個眼神會意錯誤,晚上就得深陷芙蓉帳中。

    只好故作云淡風輕的姿態。

    仰頭十五度角,看著正前方墻壁上的魔法燈,保持微笑不語。

    ……

    “?颂嘏c奧特姆太胡鬧了,我告誡過他們,不要把奧爾丁頓推出來,能在《凡爾賽日報》上刊登這首詩即可。但他們還是沒有忍住,打攪了這場舞會的氣氛!焙惸确蛉藢ι磉叺拿聜儽г沟。

    一名盤著貴婦人發髻的名媛,立刻說道:“奧爾丁頓有這樣的才華,怎么能藏起來,夫人,您這樣的想法可不對,小凡爾賽詩壇已經許久沒有經典詩作誕生,我們大家都對此期盼已久呀!”

    “是啊,這首《面朝大海,春暖花開》太棒了,該讓王國首都的那些人聽聽瞧瞧,金雀花的繁華璀璨,并不都在凡爾賽,小凡爾賽一樣璀璨奪目!

    “等奧爾丁頓成年,他會成為金色多瑙河平原上,最受歡迎的男士!

    “他很帥呢,繼承了男爵和夫人的所有優點!

    名媛們熱情的夸贊。

    海倫娜夫人眉眼帶笑,認真的聽著這些吹捧,或許有夸大的成分,但總體而言,她愿意相信這就是事實。

    ……

    角落沙發上。

    中年貴族舉起酒杯:“所以,你打算讓小奧爾丁頓走吟游詩人的自然之力修行路線?”

    奧雷諾男爵回道:“為什么不呢,?颂匾恢倍荚谧哌@條路線,比信仰三神更快捷,且不用擔心基礎不夠夯實。而且這一首經典詩作傳唱開,奧爾丁頓在見習騎士這個階段,絲毫不用顧忌斗氣修煉的瓶頸!

    “你生了一個好兒子,鳶尾花家族有了合格繼承人!

    “等他有了一定的實力,我想……哈斯瑪特,我會去一趟冰雪谷,我不可能對這個秘密無動于衷!

    哈斯瑪特點頭:“正好你我一起!

    奧雷諾男爵看了一眼多年老友,不由得問道:“鳶尾花家族交到奧爾丁頓手上,我很放心,但也得懷家族呢?”

    “我的兒子也不差,再說了,我哈斯瑪特·也得懷不像你們,終日為家族斤斤計較。若是兒子支撐不起家族,就交給孫子,若是孫子也不行,那也也得懷家族就干脆破敗吧。冰雪谷的秘密,是我不能放棄的追求!

    看了一眼被簇擁在舞池中央的奧爾丁頓,奧雷諾男爵微微一笑:“好,到時候結伴去冰雪谷,我會叮囑奧爾丁頓,若是也得懷家族有困難,讓他盡力幫扶!

    “你就對奧爾丁頓這么有信心?吟游詩人而已,或許在自然之力修行上他有天賦,但騎士拼的是斗氣,十六歲的見習騎士,還不夠優秀吧?”哈斯瑪特有些不解,奧爾丁頓的硬件擺在這里。

    怎么看都屬于平庸之上、天才不滿的程度。

    奧雷諾男爵喝了一口金朗姆,淡淡說道:“且看吧,看看奧爾丁頓會說什么,說起來這還是我第一次為了他而舉辦舞會!

    哈斯瑪特聳了聳肩膀,不置可否。

    ……

    舞池中央,隨著氣氛被?颂嘏c奧特姆炒熱起來,許多社會名流都紛紛要求奧爾丁頓說幾句。

    “來吧,奧爾丁頓,這是你的舞臺!

    “過了今晚,你會揚名整個小凡爾賽,奧爾丁頓·侖·鳶尾花,每一場舞會沙龍,都會談論你的名字!”

    人群在催促。

    奧爾丁頓定了定神,環視一圈男男女女,年紀大的貴族名流們在外圍品酒,擠在舞池中的都是年輕人。

    當然,說是年輕人,但隨便拉一個出來都比奧爾丁頓大許多。

    他對端著托盤的男仆敲個響指,拿起一杯看起來金燦燦的金朗姆酒,向眾人舉杯示意:“感謝各位的到來,也感謝大家喜歡《面朝大海,春暖花開》……”仰頭,喝了一口,再把酒杯放進托盤中。

    這才重新開口:“該說點什么呢,那就說點什么吧。寫詩需要靈感,而我現在恰好有一點靈感!

    “哇哦,詩人的靈感!”有人鼓掌。

    隨即客廳里都是掌聲,等掌聲平息,奧爾丁頓微笑著開口:“《咕,敩敗,送給在座的每一位女士!

    捏了捏喉嚨。

    吟唱開始。

    “最是那一低頭的溫柔!

    “像一朵水蓮花不勝涼風的嬌羞!

    “道一聲珍重,道一聲珍重!

    “那一聲珍重里有蜜甜的憂愁——”

    “咕,敩!”
小提示:按【回車鍵】返回目錄,按(鍵盤左鍵←)返回上一章 按(鍵盤右鍵→)進入下一章。
年公开一码中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