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小說網 > 喜劫良緣,紈绔俏醫妃 > 204,我想讓她帶著一堆碎片回去

204,我想讓她帶著一堆碎片回去

推薦閱讀:抗日之特戰兵王、喜劫良緣,紈绔俏醫妃、銀狐、福晉有喜:爺,求不約、盛唐風華、偷香、天唐錦繡、崛起軍工、抗日之將膽傳奇、鬼帝狂妻:紈绔大小姐

一秒記住【筆趣閣小說網 www.pakljd.live】,精彩小說無彈窗免費閱讀!

    接下來的拍品白芍都沒有再開口競價,直到她們等待的那只土系聚靈杖出現,她才看了一眼身邊的花蕊,輕聲道:“這回看你了的!

    她有預感,之前那個跟她競價的男人一定會再出口競價的,就不知道花蕊能拿出些什么好東西,拍下那只土系聚靈杖。

    花蕊表現得很淡定,她一開始也沒有競價,而是認真的聽著,看看有幾個人想要土系聚靈杖。

    令她意外的是,這只土系聚靈杖比她想象的還要受歡迎,有數十人在叫價,而且價格比先前的任何一樣拍賣物都要漲得快。

    另一邊,明霧顏他們并沒有開口,因為前方的孟池他們可是當仁不讓的在叫價了,而且,那加價的靈石數額是嘩嘩的漲,十分的激烈。

    不得不說,八星門的是相當的有錢的,競價了幾輪后,差不多就是八星門的人和另一方人在爭價了。

    就在兩方介入白熱化狀態的時候,有一人曝出了驚天的價格,“一只未契約的金系鳳凰!”

    現場再次一片嘩然!

    跟上品丹藥相比,大家對這種未契約的高階靈獸的有著同樣的狂熱,由其是對那些可以御獸的人來說,這無疑是難求的機會。

    明霧顏也是在思考,這一只土系聚靈杖和一只金系鳳凰的價值。

    雪易寒似乎知道身邊的混沌寶寶在想什么,所以摸摸她的頭問道:“你喜歡金系鳳凰,還是土系聚靈杖?”

    明霧顏搖搖頭,她其實一個也不喜歡,但是八星門的人似乎想要的是土系聚靈杖,所以她的目光看向了前方的四人,等他們的反應。

    見他們好像是在交頭思考,所以明霧顏輕聲對雪易寒道:“算了,八星門的人那么有錢,我們就看他們出價好了!

    雪易寒微微一笑,點點頭。

    既然不是混沌寶寶想要的,他就不管了。

    最后,這只土系聚靈杖被花蕊用一只金系鳳凰拍到了。

    不過,這一品居的人也是有意思的,緊接著的最新拍品就是那只金系鳳凰。

    明霧顏不禁想,這雪若沉倒底是想幫這花蕊和白芍,還是故意跟她們過不去!

    最后,這只金系鳳凰很輕松的被八星門的人以二百塊上等靈石拍中。

    明霧顏看到這兒,似乎明白了些什么。

    她敢肯定,在場的這么多人雖然戴了面具,但是那個雪若沉一定知道這些出價的人是誰,所以才能掌握住人家的心思,什么人,想要什么……

    金系鳳凰雖然珍貴,但是對于不需要的人來說,那就是一文不值,而雪若沉這次想要的,似乎是一些上等的靈石。

    不對,也不是這次,就她參加過的幾次拍賣會而言,一品居的人拍入什么,拍出什么,是相當的有計劃的。

    “大家靜一靜,接下來的拍品是萬眾矚目的測靈石,無底價,另外,此測靈石不拍給個人,各大學院若想拍得的,要求實名拍……”這時,臺上換了一個拍賣師,雖然戴了面具,但是聲音一出,有不少人就猜出,此人正是一品居的居主雪若沉。

    一般雪若沉只有在很重要的拍品才會出現,并擔任現場拍賣師。

    由此看來,一品居的人是相當的看中這次的測靈石的拍賣的。

    明霧顏也不由的看向四周,只見這次大家的狂熱度低了不少,整個拍賣場變得格外的安靜。

    “東陽學院,一年限的無極卡!”

    這聲音一出,坐在明霧顏身邊的容蜜驚喜的叫了一聲,“是我的老師東方敬,加油加油!”

    “南;始覍W院,三張三年限的無極卡!”

    這聲音一出,四周更安靜了。

    明霧顏微微一愣,這聲音不是南桑國太子南唯塵嗎?

    這一塊測靈石,居然變成了國與國之爭,這雪若沉到底想干嘛?

    實名拍賣,到底是為了揚名,還是為了挑撥四國之間的關系呢?

    “西鳳監國學院,一張十年限無極卡!

    這次出聲的居然也是白芍,而她代表的是西鳳國的最高學院。

    明霧顏不由的想,北漠國是否也會參加此次競拍呢?

    就在這時,在另一個角落里傳來了明若妍的聲音,她很是驕傲的道:“北漠皇家學院,弦月凈靈器!”

    她的話讓本就安靜的拍賣場更加的安靜了。

    沉靜了片刻,拍賣場沸騰了起來,不少人都私下議論了起來。

    “這弦月凈靈器不是星邏國圣女的法器嗎?怎么會有人拿來交易的?”

    “這你就不知道了吧,早在十三年前,弦月凈靈器就跟著上一任圣女的死而失蹤了,如今居然是又出現了……”

    “那沒有懸念了,這測靈石一定歸北漠國了,去年那星邏國圣女可是落到了一品居居主的妹妹雪若翩身上,這不正是人家想要的嗎……”

    這些人在議論的同時,也有人小聲的道:“這北漠國還當真是不上道的卑鄙小國,當初那星邏國上一任圣女與北漠國三皇子相愛,當時那北漠國皇帝不同意……當初這弦月凈靈器可不保就是人家北漠國的人在三皇子和圣女死后獨吞了,現在又拿出來,還當真是不要臉……”

    “可不是,當年的事我也聽說了,聽說原本當今的北漠國皇位應該是那位三皇子明月王爺的,不過不知怎么的,臨登基前,皇帝人選又換成了當今的北漠國皇帝,而過了幾天,就說三皇子死了,封了個明月王爺,葬入了皇陵……”

    “聽說,明月王爺與那圣女還有一個女兒呢,一塊兒死了,這一家人可真慘……”

    明霧顏聽到這些,臉色一片陰沉,這些人說的到底是真的還是假的?

    按風庭鈺的說法,自己的娘親就是他的姑母風若沁,也就是星邏國上一任的圣女,可是這些人說的三皇子,難到是指自己的爹?

    明月王爺?

    明朗?

    都是國姓呢,難到,這并不是巧合姓了個國姓?

    不對不對,記得她曾經也有兩次聽到敬爺爺換自己爹爹明月,她當時還以為自己是聽岔了,或是敬爺爺口誤,現在看來,自己這個便宜爹爹身上真的是有秘密的。

    而且,自己爹爹甚至還和北漠國的封德將軍交好,按理說,一個貧民窟的貧民,怎么會有將軍這種好朋友……

    就在她陷入自己的思緒和猜測不可自拔的時候,雪易寒握住了她的手,溫柔的道:“不要多想,你只是你!”

    明霧顏抬眸看著雪易寒,嘆了一口氣,然后點了點頭。

    是啊,她只是她自己,即使那些人說的是真的又怎樣,她也只是聽了個大概,當年的事到底是怎樣,也不是這些人評論兩句就說得清楚的。

    至少,他們口中死了的三皇子和他們的女兒還活著。

    就明霧顏發呆的這么一會兒的時候,明若妍已經拍得了那塊測靈石,明霧顏不用看也知道她此刻有多么的開心。

    不知道為什么,明霧顏此刻的心中升起了一股邪惡的壞情緒,她就是見不得那個害了她好幾次的明若妍活得這么得意,她站起來對身邊的容蜜和龍甜道:“你們等我一下,我內急,離開一下!

    “顏顏,我陪你去吧!”龍甜立即站了起來。

    明霧顏趕緊搖頭,“甜甜,我還有想要的東西要拍呢,你和蜜兒要幫我看著!

    說著,她拿出二十張一品居的綠卡分別遞給了龍甜和容蜜,“有喜歡的就拍下!只要不是太過極品的拍品,這綠卡在一品居應該挺好用的。

    “哦,那好吧!”見顏顏給了她們任務,龍甜和容蜜兩人只得坐了下來,心想著,只是上個茅房,顏顏應該很快就回來了。

    不過,明霧顏一走,雪易寒立即就沒驚動任何人的跟著走了。

    明霧顏才走到拐轉處,就被雪易寒給拉住了。

    “混沌寶寶,你要上哪兒?”

    明霧顏笑著眨了眨眼睛,看看四周根本沒人注意到他們,她便踮起腳尖在雪易寒的耳邊輕聲道:“我剛看到那明若妍去領測靈石了,我決定去幫幫她!

    雪易寒好笑的摸摸她的頭,“想怎么幫?我幫你!

    明霧顏有些不好意思的道:“我想讓她帶著一堆碎片回去!”

    雪易寒挑了下眉,“這有何難,說著他手上靈光微閃,一道無形的靈力穿透他與混沌寶寶之間的結界,直接繞進了一品居的后臺……

    盡管離得這么遠,但明霧顏幾乎是即刻就聽到了一聲巨響,緊接著就是各種尖叫聲與求饒聲……

    明霧顏瞬間笑靨如花,她用腳指著想想,也知道那測靈石碎了。

    就在她往回走的時候,后臺傳來了明若妍的大吼聲,“好好的測靈石怎么會碎的,你們一品居拍賣的一定是假貨……”

    “長妍公主,請你慎言,我們明明是見到你走近測靈石,手剛放上去,測靈石就碎了,自己毀了測靈石,就不賴我們一品居!

    明霧顏聽到了,這是雪若翩的聲音。

    聽到這兩個人狗咬狗,明霧顏高興極了,主動挽起了雪易寒的手,小臉埋在他的手臂上偷偷的笑。

    雪易寒也是忍不住笑了,寵溺的摸摸她興奮的小臉。

    這丫頭就這么容易高興!

    坐回位置,明霧顏的心情一直好的冒泡,看什么都那么美,所以還使用了綠卡,買了一堆紫金礦石和她偏愛的儲靈球。

    而在后臺這邊,氣氛就有些劍拔弩張了。

    明若妍、花蕊、白芍,這三個人冷著臉跟雪若沉談判!把┕涌偛荒芙o不了完整的測靈石,卻要拿走她的弦月凈靈器,這于理不合!”

    雪若沉還沒開口,雪若翩就已經開口,聲音比出聲的白芍還要高冷!笆裁唇杏诶聿缓,天下人誰不知道這弦月凈靈器原本就是我們星邏國圣園的圣女法器,這本就是我們的東西,她拿來競價就算了,而且,方才那測靈石分明就是她自己毀壞的,我們也不是沒給她測靈石!

    地下那堆碎片,她們依然可以帶走,不是嗎?

    明若妍陰冷的道:“什么叫是你們的東西,就算曾經是星邏國的又怎樣,什么叫交易,什么叫易主,你們一品居的東西拍出賣出這么多,都經過了你們的手,難到都屬于你們?東西在我手上,就是我的!

    而且這弦月凈靈器是父皇給她,特意拍下測靈石的,她不能把父皇交代的事情辦砸了。

    雪若翩冷聲道:“現在弦月凈靈器在我手上了,就是我的了,你們帶著地上那堆碎片走吧!”

    說著,她轉身就要走,不想再理會這幾人了。

    明若妍卻是想也沒想的召喚出了自己的王階靈蛇……

    眼見著靈蛇就要撲倒雪若翩了,雪若沉的手心散發出一道強大的靈力,阻擋了明若妍的攻擊。

    “長妍公主,大家都有目共睹,測靈石確實是在你靠近時才毀壞的,就算你不愿意,這一次的交易也已經完成了。但是,諒在你的東西毀了確實損失比較大,我們一品居可以贈你十張綠卡,你可以拿著綠卡出去再拍十件你喜歡的東西。若是你不要,那本居主也只能對你說抱歉了!”

    雪若沉的聲音不大,卻字字蘊含了強大的威迫感,明若妍很是不服,可是花蕊和白芍卻是拉了她一下,勸道:“算了,拍賣會還有一個時辰才結束,我們再去拍一些你想要的東西吧!”

    這一品居的后臺說白了就是整個星邏國,明若妍一個小小的北漠國公主是不能跟他們相抗衡的,得罪了一品居的人,吃虧的人是她們。

    明若妍很不甘心,但不得不陰沉著臉走了,只有她才知道,此刻她有多恨這些人,由其是那個雪若翩!

    -本章完結-
小提示:按【回車鍵】返回目錄,按(鍵盤左鍵←)返回上一章 按(鍵盤右鍵→)進入下一章。
年公开一码中特